您當前的位置: 流行服飾
T台咫尺間 鬥靚鬥創意
發佈時間:2019-12-23 10:42:47

近年,時裝秀場有越演越精緻的趨勢,設計師們把充滿想象力的場景搬到T台上。例如2020早春Chanel秀場,設計團隊重構T台定義,將巴黎街道的屋頂上空搬到秀場,模特們穿梭於藍天白雲屋頂間。中國奢侈品活動策劃人兼導演Christine Low接受全媒體記者採訪時表示,T台作為時裝的舞台,“以前一場時裝秀,T台設計往往是背景牆上放一個LOGO就搞定。而現在更多時候需要呈現一種意境,包括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現代的T台其實就是講故事的地方。”

新趨勢: 廣州T台設計越來越有創意

談到傳統T台,似乎總是與五星級酒店、超大玻璃水晶燈的奢華場景相聯繫。不過,近年來,不少設計師把T台變成更加廣闊的舞台場景,不再侷限於室內空間。無論是奢侈品牌還是新生設計師品牌,對T台的設計都有新的玩法。

國內時裝圈的業內人士談到T台舞美設計,依然對12年前,奢侈品品牌Fendi的“長城T台秀”津津樂道,也許對當季時裝的印象已經有點模糊,卻依然記住這場跨越文化與地域的精彩大秀。奢侈品品牌Chanel在2014年也有一場至今讓人難忘的T台秀,設計師把整個超市搬到秀場,讓模特在貨架旁走秀,讓奢侈品和大眾化的超市融合,非常有創意。出色的設計師Karl Lagerfeld,在他執掌Chanel的30多年間,旋轉木馬遊樂場、海灘和森林、海港甚至火箭發射現場,都可以是走秀的場景。

廣州設計師Alice Yu的同名高級定製品牌ALICEYU HAUTE COUTURE剛剛完成2019年的秋冬秀,她在接受全媒體記採訪時介紹,這是其在廣州舉行的第二場高定秀。從腦海中概念生成到項目落地,她整整用了三年的時間。“第一次大秀的T台,我設置在高級辦公樓道的扶手電梯上,而這一次我希望再突破自我創意。”

新秀選址在鬧市中的一片小樹林裏,設計師讓觀眾下午4點入場,5點時裝秀開場,為的是當時微風中搖曳的落日餘暉成為背景。T枱布置的靈感實際上是源自設計師每天加班路過紅綠燈停車望向天空的時刻。“很多時候抬頭只看得到夜色,有一天抬頭看到傍晚陽光,那一刻很幸福。”為了分享這份“小確幸”,她的第二場時裝秀選擇搭建一個室外T台,就算會有颳風下雨的擔憂,但更希望觀眾從場景細節中獲得不一樣的感受。“我希望舞台設計更多利用天然存在的東西,巧妙營造時裝、觀眾與設計者三者的共鳴,產生碰撞,這是人造場景所不能提供的。”Alice Yu認為,新型的沉浸式秀場,應該是體驗日常生活中都市人因繁忙而忽略的日常。

創意T台秀有多難?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

Christine Low,中國奢侈品活動策劃人兼導演,她在採訪中告訴全媒體記者,如果時裝秀添加了預設的舞台設計與效果的話,這是十分考驗人的工程,從編導、設計師、化妝師以及模特,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

“以舞台設計舉例,單單是燈光與音樂的調配都要花上無數個晚上,其他關於T台搭建、整體色調、時裝配合等就更費時費力了。”在Christine Low看來,從前簡單的一條走道加一系列衣服,顯然不能滿足現代觀眾對時裝秀的期待,“觀看者在現場看秀時的讚歎,才是時裝秀舉辦的真正目的,現在最難能可貴的是秀場上瞬間的共鳴。”

“記得超模呂燕的Comme Moi有一場大秀,舞台設計走秀前3~4個月開始計劃,來回斟酌,當中對設計方案全面地反覆考慮、琢磨、討論、調整,還要預測實現度與預期效果的匹配度。”Christine Low向全媒體記者説,每一次舞台設計時的各種“折騰”,在她看來,都是痛苦並快樂的過程,每一個細節的多番雕琢,以至於在每一次完成表演要拆場時,她都覺得無比惋惜。“比如與愛馬仕的每一次合作,從Petit H的小櫥窗設計佈置到各種國際藝術家的表演,設計佈置都呈現驚豔的狀態。”Christine Low認為,不管大與小,舞台設計一旦在某個細節出現漏洞或失準,正常時裝秀的表演就會大打折扣,在她看來,極致的細節推敲是一場創意T台秀成功的前提。

2019秋冬高定秀,ALICEYU HAUTE COUTURE一共展示了78套衣服,衣服的手工製作部分就花了2年零7個月,從衣身的廓形、材質到線條、細節,涉及刺繡、釘珠以及染色、壓褶、彩色手繪、紗面貼金等,設計師Alice Yu經歷了多次想放棄卻又不捨得再咬牙前行的階段。

“其實這場秀在落地之前,同樣經歷了波折,小樹林走秀是第四個方案。”她解釋,第一個方案是預想在某商廈樓頂打造一棵20米高的仿真大樹,但最終因場地方擔心風速過大造成危險而被更換;第二個方案同樣因為場地改造過於耗時而被迫放棄;第三個方案是在小島,但最終因為擔心天氣變化而再度更換。“其實最後方案也是努力溝通多次獲得的結果,有時候我在想,這種堅持會不會太辛苦了,但當一切塵埃落定後,我又會覺得無怨無悔,下一季可以繼續折騰。”Alice Yu笑着告訴記者。

美學輸出:T台時裝能穿還能被“品”

“從前有許多時裝秀,T台設計就在一個背景牆上放一個LOGO就搞定,太不夠意思了。”Christine Low告訴全媒體記者,時裝輸出的遠遠不止一件衣服本身,它更需要承載的是從時裝延伸出來的獨特美學以及品位。“今年MiuMiu在上海的大秀中,我與電影《貓妖傳》的美術指導屠楠老師合作,將華爾道夫酒店大堂變成了一個周遭擺滿中式傢俱裝飾的大宅。”這樣的場景才能讓設計師、秀場編導等擁有無限的發揮空間。

“近年,中國時裝品牌在舞台設計方面有不少優秀範例,比如呂燕的Comme Moi、MO&Co.和Comon Gender,它們都擁有與自己品牌DNA完美接軌的舞台設計與美學。”她回憶道,幾年前有一個國內男裝品牌,大秀舞台上設計了巨型縫紉機、線軸以及過山車,十分奪人眼球,“它當時傳遞給觀眾的現場真實感與震撼感,回想起來還是相當清晰的。”

毫無疑問,舞台設計是T台最有力的美學輸出。舞台設計靈感多數來自設計師,但讓想法創意真實落地,更多依靠秀場策劃人和導演。而最終呈現效果則落在主角“模特”身上。

廣州星力模特總監Oscar接受全媒體記者採訪時説:“舞台設計是設計師以及當季衣服設計的直觀體現,也就是説,模特如何演繹時裝以及設計師概念很重要的。”Oscar認為,隨着時代的發展,未來T台設計思路更加寬廣,從海邊沙灘到屋頂,從香水香氛營造氣氛到真正的薰衣草香場地,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創意。“例如Common Gender 5月在黃浦江邊的男裝秀,鄂爾多斯品牌在上海秀場上的天台設計,都讓人印象深刻。”

在國際舞台走過很多大牌秀的超模倪浩然對全媒體記者説:“國外時裝行業有悠久歷史,所以在舞台設計上,他們擁有豐富經驗。雖然國內在這一塊尚有差距,但近年,就我走過的國內時裝秀來説,兩者差距正在快速縮短。”

倪浩然分析,模特的審美與個人品位,實際上是通過在每一場每一步的積累中逐漸養成,“一些高質量的舞台設計T台秀,會讓這種美學養成更快速深刻。”

業內思考:“舞美”預算值得“浪費”嗎?

這裏説的“舞美”,在業內一般指的就是舞台美術以及舞台設計的範疇。在採訪中,全媒體記者不斷聽到各方業內人士提及“預算”這個詞,與之高頻相伴的還有“浪費”。

Christine Low提到一個現象,不少時裝品牌的團隊會不約而同地認為“錢需要花到聰明的地方”,而“舞美”往往是大家最不想“浪費”經費之處。在Christine Low看來,這當然不妨礙她作為專業人士的工作成效,但作為資深業內人士的角色,往往覺得可惜又無奈。

全媒體記者就時裝秀舉辦所需費用進行了一個小調查。數據顯示:一般來説,一場國外舉辦的“上檔次”時裝秀合算大約在85萬~200萬元,當中不包括秀場上展示服裝系列所產生的成本,其中場景設計搭建費用約13萬~70萬元,約佔總預算的15%~35%。如果是LV或Chanel這種級別的頂級奢侈品牌,費用更是翻數倍。

那麼,“舞美”預算真的被“浪費”了嗎?以2007年Fendi長城大秀為例,當時Fendi全球總裁Michael Burke公開表示:“這場秀,奠定的是Fendi未來50年內在奢華品牌中的絕對地位。”現在看來,在舞台設計與美學輸出上,Fendi這一步走得更前衞、更深遠。

記者觀察

“如果今天開秀時突然下雨,預設的落日餘暉沒有了那該怎麼辦?”全媒體記者看秀後不禁對Alice Yu提出疑問,她笑着回答:“那儘管不完美,但其實也是我們的日常。”也許觀眾都會疑惑,大部分時裝秀為什麼要設置在室內?一方面是場地更可控,另一方面是舞台設計的預算更低。關於時裝秀設計環節的創意都需要與預算掛鈎,場地也是關鍵考量。

當下,如果站在商業角度看,一位時裝設計師的影響力,已經不只是販賣衣服這麼簡單,設計師也需要通過自我運營來圈粉,不過無論如何,對美和創意的追求,是時裝設計的根本。就讓我們期待,更多精彩的時裝大秀出現在未來。

來源:廣州日報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於一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