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散文
苦澀滋味
發佈時間:2020-07-29 09:49:17

程倩

  天開始放晴了,還是會有點悶熱,晚上有時候會下一陣子雨。

  中午通常回家吃飯,一個人懶得燒,就附近findmore解決,偶爾煮點自己包的餛飩了事,然後吃個水果,基本午休時間過去一半。人至更年睡眠不好,往往下午三點的時候就會呵欠連天,這時候就想給自己來杯咖啡,是像espresso那樣的苦咖啡,不加一點糖的。

  曾經的自己,喜歡喝香甜的拿鐵或者有榛果味的焦糖瑪奇朵,覺得喝美式或者espresso是裝酷的人喝的。因為我不相信有人能接受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苦得如同中藥一般,居然還樂在其中。

  也許有很多東西,確實是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才能嚐出各種滋味。

  小時候的我,特別偏愛甜食,酸、苦、辣是一點都不碰。除了吃糖之外,還把結了塊的麥乳精當糖吃,有時候吃飯都是糖拌飯,不吃菜,最終長輩們寵的結果就是長得白白胖胖、嬌嬌氣氣、軟軟柔柔,外加一口爛牙。

  那時的我最怕吃的蔬菜,大概就屬苦瓜了。特別是一到夏天,苦瓜是家中餐桌上必備的蔬菜。記得第一次吃苦瓜,奶奶為了讓我接受,把它切成很薄的片,然後用鹽醃製一會,再擠掉苦水,和黴乾菜一起炒,最後起鍋時再稍許放點白糖。其實這樣炒出來的苦瓜,苦味基本都沒有了,但丟失了本身的營養。還有苦瓜炒雞蛋、涼拌苦瓜,反正就是換着花樣讓我吃苦瓜,但對我來説簡直就是中藥一樣難吃。奶奶説,多吃苦瓜可以清涼解暑,蚊子不會叮咬,還不會長癰,對皮膚極好。

  一開始的我是堅決拒絕的,往往被長輩們逼着吃幾口,來不及細嚼就被我一口吐掉了。後來開始自願吃苦瓜是有原因的,因為額頭上長了一個癰,腫起來變成小豬頭一樣難看,愛臭美的我才不得不配合着吃起苦瓜來。

  長大後,我才知道苦瓜還有一個學名,叫半生瓜。半生以前,人俱覺苦澀難食;半生以後,才識其清涼甘香。剛入口是苦味的,慢慢嚼卻能嚐出回甘來。

  我不禁悵然,一個小小的蔬菜裏竟然埋了人生的伏筆。

  Eason有首歌就叫《苦瓜》,歌裏唱“大概今生有些事,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處”,只能感嘆一句: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聞已是歌中瓜。

  接受了苦瓜之後,我對苦的接受程度才越來越大,甚至喜歡上很多有苦味的東西。比如黑巧,它的真實口感是第一口特別苦,如同嚼蠟,一旦在口腔裏化開,純正的可可味瞬間覆蓋整個味蕾,非常香。

  就好比感情,苦過之後,才知道什麼樣的感情才是好的,也不會隨便被幾顆“糖”騙走。更好比人生,苦過之後,才會更加努力珍惜那來之不易的甜。要不古話為什麼總是説“先苦後甜”“苦盡甘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呢?

  小時候的我嬌氣吃不得一點苦,還和大人們據理力爭反駁,有甜為什麼要吃苦呢?當我慢慢長大,一路風雨艱辛,能夠接受更多滋味的時候,我才明白酸甜苦辣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倘若有人説這輩子還沒嘗過苦澀的滋味,或許是運氣好,但這樣的人生似乎是不完整的。我把能吃苦定義為人生成長階段的一大標誌, 所以啊,甜可以吃,苦也可以吃,酸可以吃,辣也可以吃,酸甜苦辣交錯的人生,才是精彩的人生呀。

  大半生已過,不用別人強迫,自己也會喜歡上各種滋味。總有人願意接受你的不完美,只要內心堅定不迷茫。你所做的一切成就了你的一切,給自己一點時間吧,因為你,自己有翅膀!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葉青 姜智榮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